首页 > 盐津新闻 > 正文

豆 沙 关 随 想
2017-09-08 11:50:41   来源: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   作者:尹汉胤

       春风沉醉中,踏上昭通豆沙关。脚下延绵千年的五尺古道,落满沧桑,崎岖而破碎。然而一块块踩踏得光可鉴人的石阶,却依然高傲地昂起着头凝视着过往的行人。不错,它们有理由这样目空一切。因为在它们伤痕累累的肌体下面,蕴藉着十几世纪厚重的足音,一部风谲云诡的漫长中国历史。
       行进中,你会在较为完整的石阶上,见到一个个马蹄踏出的蹄窝,那钤于石阶的沧桑蹄印,有如一只只眼睛,老迈昏花中,却浓缩着深邃的岁月刻度。踏上它时,耳畔似有幽远的历史回声。那低沉断续的声音,像是耄耋老人发出的喘息;登到高处,又像是搏动于山谷的大地律动。令人肃然起敬地循着那声息坚定了脚步,踏着石阶,追寻远古攀登而去。
       此时此刻,你才会体会到脚下每块石头的厚重。雄踞于此,以一夫当关的坚守,从古至今不知目送了多少过往旅人,它们才是历史最真实的见证者。浮想联翩地登上高处,回望走过的古道,蜿蜒于隘口的石阶,就像是铺展于山谷的无字石碑。在岁月的磨砺中默默目睹记录着历史风云、生命信息。特别是当年大唐命官袁滋一行,徘徊踯躅于此,留下的不安心绪。
       历史在这狭窄的空间,沉淀了太多的选择和可能。如今站在袁滋题记摩崖石刻前,依然可以感受到处在历史节点的袁滋一行,羁旅中的内心迟疑与焦虑。这位少年时便显露出出众才华的工部员外郎袁滋,肩负如此重大使命,却表现出了远见卓识的历史担当。大唐一朝,开创了中国历史上最为豪放自信的民族共治盛世,持书修好与大唐隔绝已久的南诏关系,无疑是一件涉及国家疆域稳定的重要使命。然而当朝庭派遣往谕官吏时,竟然有多位官员以西南遐远惮之而请辞不往。唯有袁滋不负重托欣然赴命。瘴烟蛮荒的云南边地,路途遥远,充满险阻。袁滋不畏路途艰险,历经数月一举完成了这一统一西南的历史重任。仰望着他当年题记摩崖上的袁滋亲笔篆书,有如脉搏依然跳动着他的生命气息。漫漫古道,似渐行渐远移动着袁滋一行远去的背影,不朽历史往往只是在这一瞬间就写就了。其余的似乎都成为了无足轻重的过往云烟,随目下涛涛江水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留下空谷的风声、水声、足音。
        中华历史太过漫长。举头雄峙如削的崖壁,只见一峭壁凹陷处,摆放着一睡至今的古老神秘的僰人悬棺。2500年前他们便繁衍生息在这片高山峡谷中,据说他们曾参加过周武王伐纣的牧野大战。勇武善战的僰人去世后的安葬方式,也充满着无畏独特的方式。他们将逝者安置在巉岩中,让其枕藉着绝壁岩石凌空遥望着故土,日夜聆听着奔流不息的涛声安息。岁月对于他们来说,就好像依身的岩石凝固不变。这样的守望,不知不觉间便过去了千百年,当历史演变到了又一个新世纪,沉睡的峡谷轰然发生了变化,沉睡的他们,突然被车水马龙的喧嚣声惊醒了。古老的豆沙关,在短短三十年里被彻底改写了面貌。束缚交通的古老关隘,被一举扩大了时空概念,从空中到谷底写意般出现了一幅立体交通图。天堑峡谷中,呈阶梯状层次分明地分布着河道、五尺道、铁路、325省道、渝昆高速公路,凌空的高速公路,在两山之间一桥飞架,衔起两山隧道。站在袁滋题记摩崖处望去,那图景就像是在天地间谱写的一部壮丽的五线谱曲,各种车船如同音符穿行在其间,在峡谷奏鸣着一曲古今交响乐。古老的豆沙关,千百年来始终固守在历史的咽喉,束缚着人类的往来,阻遏着社会的发展,如今终于化险阻为通途,将郁积于心的垒块一吐为快。
       人类在历史发展中,由于交往的阻隔,才形成了不同的地域、部落、民族。而在交通畅达的今天,古老的僰人已然融汇在了众多民族之中。于此过往的人们,仰望着崖壁上的僰人悬棺,可曾意识到,自己身上或许就遗存着那高悬于崖壁上古老僰人血脉。漫长的中华历史,就是一部民族大融合的历史。
       登上豆沙关,走过一道“僰道春深”牌坊。市井繁华的古镇中,熙来攘往地走着天南地北的游客。然而谁能想到,眼前这座古朴繁华的古镇,十年前曾被一场强烈地震毁于一旦。十年春秋,古镇涅槃重生,生机勃勃地再现于峡谷之中。时间会消弭一切,人类社会发展就是在一次次倒退中螺旋向前发展着。灾难中重新站起来的“僰人后裔”,以先人留存在血液的豪迈勇气,不弃故土的家国精神,重建起了家园,使古脉重新焕发出了不朽的辉煌。
        在盐津牛寨乡桢楠保护区,生长着一片郁郁苍苍的古桢楠。桢楠自古被誉为具有高雅君子气质,是不可多得的名贵树木。卓尔不群的桢楠,在我国分布稀少地生长在远离尘世的荒僻山中,有幸在这里见到上百年的桢楠令人兴奋。在一处村落旁,只见笔直高大的几株桢楠树冠如云,形成一片天地。穿行于其间,忽见一株不知何时被砍伐的桢楠,巨大的树根不离故土地深嵌在房基中,竭尽全力地托起着两间屋宇。我好奇地走近房屋一看究竟,竟然是一座由两间陋室组成的小学,黑板上还清晰地残留着粉笔字。顿然感觉一股生命力从脚下升腾而起。那株被砍伐的桢楠残木,原来是在以自己强大稳固的根系,托举着我们民族的未来。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是啊,当代中国已有能力重新营造旧山河,豪情万丈地创造着现代人类的奇迹。然而一个真正强大巩固的国家,是由这个国家具有健全心智、诚实守信、自强不息的全体国民支撑起来的。
       思绪间,十几个天真活泼的少年从教室冲出,欢声笑语地跑过那株枯守在侧,诚如磐石的桢楠树墩,消失在了那片正直挺拔的桢楠树林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作者简介:尹汉胤,满族,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,作家,书法家。


盐津县委宣传部
电话:0870-3035902 传真:0870-3035905
EMAIL(投稿邮箱):yjxcb@vip.163.com
滇ICP备05006878号
云南网警备案信息网上报警